第十章 我是你的安全感(4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十章我是你的安全感(4)

    枔易这件事还真得从头说起,要说起因肯定是任思齐打了人,格雾又出言威胁,人家心里不忿才找了亲爸出头打击报复。道理上,人家也没什么错,李智都说这事算了,见小辛牵线大家坐一起喝一杯讲和酒,这事也就这么翻页了,都在一个圈子里混,抬头不见低头见,没必要把关系搞得太僵。

    偏任思齐不同意,坚决不肯吃这个闷亏,直接把公司的公关部叫到了医院开会,这是要和易影帝杠上的意思了。李智自然不会拆台,他被抓|奸的那件事,丢脸算是丢到家了,能解气他比谁都高兴。

    俩人主意一定,就是十头牛都拽不回来了。格雾不懂这圈子里的门门道道,只是有些担忧任思齐会情绪过激,影响治疗。

    任思齐见她小眉头一直皱着,安抚的揉揉她的头发,“放心,我又不是真的神经病,见谁打谁。那个枔易不是什么好东西,经常对女演员动手动脚,我看不过去才找茬揍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警局的时候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出不了大问题,我懒得解释。”一句话,气的格雾在他手上用力一拍。

    这是仗着自己有病任性呀!

    碍于任思齐经常性惹麻烦的关系,公司的公关部很快就做出了应对方案,方案可谓是简单粗暴。一场记者会,直接让尤嘉说明实情,见小辛和导演,还有这部电影的几名主创人员全部到场,现场播出了拍摄片花,将全过程回放。演员各自讲一下拍摄的投入和辛苦,既宣传了电影又将造谣者的脸打的啪啪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记者提问这是不是投资方自我炒作,任思齐只回复了“呵呵”俩字,真真的是“呵呵”记者一脸。

    就此,打人事件告一段落。正确的说,是一波大新闻把这种小事都给遮盖了。

    ——易影帝私生子曝光,富豪妻提出离婚

    ——新生代小生枔易惊为影帝之子

    ——枔易身世大曝光,影帝父亲大揭秘

    ——易影帝未成年生子,业界楷模曾是叛逆少年

    劈天盖地的关于易影帝和枔易的新闻像是雪花般覆盖了整个娱乐圈,成了全民热议的话题,就连格雾都忍不住找见小辛八卦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表姑姑真提出离婚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我听我爸说表姑姑的会计师和律师正在清算易影帝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格雾蹙眉,“为什么要清算易影帝的财产?”

    “离婚要分财产的呀。”见小辛撇撇嘴,“易影帝追我表姑姑的时候,为表忠心,说自己不公正财产。那现在离婚,我表姑姑自然要分他的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易影帝岂不是也要分你表姑姑的钱。”按理说见小辛的表姑姑肯定比易影帝有钱才对。

    见小辛“啧”一声,“我表姑姑又不傻,婚前早就做了财产公证了,一毛钱都不会分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才叫最毒妇人心呀。

    格雾吐吐舌头,只觉得这位易影帝不聪明,却丝毫不同情他。说好听他叫隐瞒私生子,说难听就是骗婚。对于这种对待婚姻不诚实的人,分光他的财产也活该。

    易影帝打离婚官司打的已经焦头烂额了,自然再无暇去阴任思齐和李智。

    一切恢复平静,任思齐回到了剧组拍戏,照样敬业,也照样发脾气。

    李智就有些烦恼了,曝光女友后,大众的视线都落在于小鱼男科医生的身份上,甚至有人怀疑李智不|举,之前被捉|奸的事淡化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,用李智的话说:作为男人,宁愿被小|三也不愿意被阳|痿。

    于小鱼一听就不高兴了,直接给他上了一堂“是个男人就有阳|痿的一天”的生理知识课,顺便还给他做了一堂“用正确的心态迎接阳|痿的到来”的心理辅导课。讲的李智有种“阳|痿”离他很近的错觉,见了于小鱼就打怵,总感每见她一次他就距离阳|痿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事被格雾知道后,趴在任思齐腿上笑的直抽,笑够了转身躺在任思齐腿上,仰着头道:“其实,于小鱼说的也没错。十八岁到二十五岁是男性性能力的高峰期,从三十岁左右,男性的性能力就开始有衰退的迹象,到了四十岁前后,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,随着这个变化就会出现阳痿的状|况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不解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,有些尴尬的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格雾却伸手捏住他的下巴,很是认真的说:“任思齐,你已经快到性能力衰退的年纪了,你就不打算在衰退前一展雄风一下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腿一抖,险些把格雾摔了。

    格雾搂着他的腰才堪堪稳住,看到他脖子根都红了,直接把脸埋在他胸口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还是这么害羞呢!

    任思齐囧的真想就地正法了她,可惜俩人身处剧组,按个脚都能被误会,别说干点别的了。他也只能咬牙忍着,继而咬牙切齿的威胁:“你等我杀青后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威胁,简直是奖励,格雾眼睛发亮的一个劲点头,连连说:“我等着,我等着,你要快点杀青呀。”

    自此后,格雾总是围着导演问:“任思齐什么时候杀青呀?”问完,立即去看任思齐。果然,他耳朵又红了。格雾乐此不疲,任思齐却只能干瞪眼,着实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惜,天不遂人愿,见小辛和小白这俩主演都杀青了,任思齐还在补拍前面的特写镜头,成了全剧组最后一个杀青的主演。

    “任老板杀青了,请客。大餐。”任思齐拍完最后一组镜头,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,剧组的人都跟着起哄开来。

    就连见小辛都嚷着让他请客,尤嘉更是硬凑上前,拍着胸脯道:“作为任老板的新员工,今晚我负责把老板喝好。”

    “任老板请客,不醉不归。”小白大叫。

    任思齐被架在人群中,只能连连答应,格雾皱着眉看他,无声的说:今晚的“一展雄风”是展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任老板怎么没喝就脸红了。”尤嘉不明情况,大咧咧的开口。任思齐板着脸故作严肃,格雾在一边却已经笑得不可抑制了。

    (*^__^*)晋╰(*°▽°*)╯江╰(*°▽°*)╯文╰(*°▽°*)╯学╰(*°▽°*)╯城(*^__^*)

    虽说任思齐杀了青,可导演和好多演职人员还是不能离开剧组的,为了照顾大家,任思齐直接叫了五辆餐车来了剧组,请全组人吃烧烤和铁板烧。

    剧务圈了一大片地,照明的师傅支起了几盏大灯,将场地照的亦如白昼。餐厅的人员光是从车上往下抬啤酒就抬了将近一小时,大有要把剧组几十号人都喝倒的架势。最夸张的是,任思齐还请了一位花样调酒师,支了个吧台,现场给女士们调制鸡尾酒。

    调酒师那边一开始调酒,女性工作人员就都围了上去,又是鼓掌又是叫好的。小白看了看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反应过来,转头就问见小辛,“那调酒师比我和任老板还帅?”

    见小辛扫了一眼,很中肯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小白就更纳闷了,“那为什么那群女人不围着我和任老板,却围着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同吃同住都快小半年了,再帅的脸也看腻歪了。”说完,径直起身向吧台走去,居然也凑到那群工作人员中间,调戏起调酒师了。

    小白只好一脸哀怨的找尤嘉他们一起灌任思齐的酒去了。

    任思齐已经喝的发晕了,举着酒瓶叫嚷着:“灌醉我,没人付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老板娘付账。”说着话,大家把格雾也推到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付账没问题,不过也得名正言顺才行,你们叫老板娘有什么,人家又没承认。”格雾挑着眉看任思齐,这是逼着他当众表态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自然起哄,还有人喊出了“求婚”。

    任思齐醉眼朦胧的看着她,瞳孔里只装着一个她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真想好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都想好二十年多年了。”她笑着反问:“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任思齐笑起来,酒瓶一丢,上前一步捧住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吻她。”

    “舌|吻。”见小辛叫的声音最大。

    任思齐又笑,低低声道:“应该吃点大蒜和榴莲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格雾脸也红了,踮起脚伸手搂住他脖子,几乎是贴着他的唇一字一顿的说:“来不及了。”说完,直接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全世界都静止了,所有嘈杂的声音都被屏蔽在外。

    这个吻,她等了整整七年。

    而他,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