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我想和你在一起(4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九章我想和你在一起(4)

    任思齐坐在办公室考虑了一下午,从片场离开前向箫箫要了完整的剧本。箫箫等任思齐带着剧本走了,才恍然大悟:任老板这算是答应演男二号了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她兴奋的直冲到导演跟前,语无伦次的道:“任老板管我要剧本了,啊,不是,是他要演我的戏了。”自己说完,又觉得不太确定,反过来问导演,“他管我要剧本就是要演的意思,对吧?”

    整个剧组都知道任思齐阴晴不定的性子,导演一时间也拿不准他是个什么意思,转头看向格雾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导演看格雾,都扭过头看她。被这么多双期待的目光注视着,格雾还真有点紧张,“要不,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行呀。”导演就等她这句话呢,立即答应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,把格雾说的晕乎乎的就回了宾馆。

    她敲开任思齐房门的时候,任思齐正在与李智通话,似乎在说要与白亮重签合同的事。他示意她稍等一下,走到阳台去打电话。格雾坐在沙发上等他,看着茶几上已经打开的剧本,心下已经确认两分,也同时多了两分忐忑。

    任思齐挂断电话回到客厅看到便是一脸纠结的望着剧本的格雾,他淡淡的道:“不是你提议我出演这个角色的吗?干嘛还摆出这幅表情?”

    让他出演这个角色是她出的主意,可是这个角色会引导他的病情向好的方向发展,还是坏的方向发展,却是她不可预知的。其实,她比任何人的心情都要复杂,期待又担忧,渴望又彷徨。

    “你要演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格雾,我们打个赌如何?”任思齐坐到她的对面,表情格外的认真。“如果,我能过了这个坎,我们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赌太不公平了。”格雾瘪瘪嘴,“在不在一起可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,你过不过的去这个坎,我们都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毫无意外,早料到她会这样说。格雾心里纠结,他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俩人的目光撞在一起,胶着几秒,都偏过头闷笑,可要问他们笑什么,怕是谁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任思齐正式进组,格雾也正式成为该剧组的特约专家。任思齐拍戏,她全程跟随,可谓是寸步不离,就怕他的情绪出问题。

    箫箫称他们二人是免费劳动力,任思齐本就是投资人,片酬这块提都未提,格雾更是打着“义务”两个字来的,格雾笑道:“我这是夫唱妇随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也不知道被谁给传了出去,自那之后,剧组的人竟开始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叫她“老板娘”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下午我要和任老板拍吻戏了。”见小辛嚼着口香糖,没心没肺的凑到格雾身边,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缺心眼还是装缺心眼,竟是一脸花痴的捧心状,激动的与她道:“虽说我已经决定不喜欢任老板了,可是想到一会儿要与他亲亲,还是按捺不住的激动。呵呵呵,怎么说也是曾经喜欢过的男人,真是有点小羞涩呢。”

    格雾对着她“呵呵”一声,起身就进了任思齐的休息室,“中午陪我去吃烧烤吧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未语先皱了眉,“不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做梦吃了一夜的烧烤,今早就馋的要命,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。大串配啤酒,想想都觉得爽。”

    听见啤酒两字,任思齐立即想到她这几次醉酒的行径,只觉得太阳穴对着疼,黑着脸道:“不许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陪我去,管我那么多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妥协,“一起去,不许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格雾满脸都写着“奸计得逞”四个字,可惜任思齐的心思都用在了剧本,根本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导演那边喊放饭,格雾拉着任思齐就窜出了片场。距离片场不远处就有一家小烧烤店,老板见惯了明星,看见任思齐也是平常的招呼一声,便给俩人领了座。

    “十串羊肉串、十串牛肉串、十串排骨、十串心管、两对鸡翅,一片面包,再加一个蒜酱茄子和一个素拍黄瓜。”格雾点完餐,特意又管老板要了两头大蒜。“这种小店的卫生,咱们就不强求了,吃点大蒜就当消毒了,还解腻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我还要拍戏,就不吃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嚼口香糖就好了。我们俩一起吃,谁也不用嫌弃谁,不然我自己吃,你闻着我满口蒜味,多尴尬。吃一瓣,就一瓣。”格雾又是撒娇又是卖萌。

    任思齐只好答应,不知不觉,被她劝着吃了好几瓣蒜。出了烧烤店,他便要去买口香糖,格雾却硬拉着他不让去,说自己有香口糖,那个比口香糖去味好,就放在办公室了,回去吃她的就好,没必要再买。

    俩人回了剧组,格雾后立即就给他翻出了香口糖,任思齐也没在意,直接就丢进了嘴里。含在嘴里方觉得这糖的味道有些不对劲,“这是什么味?怎么这么怪?”

    “怪吗?我觉得挺好吃的呀。”格雾丢进嘴里一块,把糖嚼的嘎巴作响,“这是我们诊所小护士从泰国带回来送给我的,榴莲味香口糖,我觉得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榴莲味香口糖?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任思齐蹙了蹙眉,刚想把嘴里的糖吐了去找一块口香糖的时候,导演那边已经急吼吼的叫开始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投资人之一,可是一喊开拍,全剧组最大的就是导演,这是规矩。任思齐只能叹口气赶紧往摄影机那边走,边走边让助理去找口香糖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一转头,助理就被格雾给拦下了。直到开拍,任思齐都没等到人给他送口香糖。

    任思齐有些尴尬的站到摄影机前,见小辛还没开拍脸蛋就已经是红彤彤的了。

    箫箫见格雾一点都不吃醋的跟在导演身后看拍摄,挤到她身边,低低声问:“你就不吃醋?”

    格雾一脸看热闹的表情道:“吃什么醋?你以为我思齐哥哥是那么好吻的?大蒜加榴莲,我就不信见小辛能吻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大蒜加榴莲?

    箫箫的眼都瞪圆了,对着她竖大拇指,赞道:“最毒妇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格雾大言不惭的应了,刚应完,就见见小辛一把推开了任思齐。

    导演立即喊“卡”,举着喇叭就喊:“见小辛你怎么回事,你要吻任思齐的唇,不是推开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导演。”见小辛鞠躬认错,任思齐回过头狠狠瞪了格雾一眼。他要是这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真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遍。”导演不给俩人说话的机会,直接又喊了“开始”。

    板子一打,任思齐深情的看着见小辛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。”见小辛打断他,不等他作反应,踮起脚尖就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,俩人的嘴唇几乎是刚碰在一起,见小辛就又一次推开了任思齐。

    这一次导演真的怒了,手里的本子都丢了出去,喇叭也不用了,直接用嗓子吼:“见小辛,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见小辛欲哭无泪,苦着脸道:“导演,我真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彻底点了导演的炮仗,小老头一个高就窜了起来,直接走到她与任思齐中间,骂咧咧的说:“怎么就不能吻,你就捧着他的脸,踮起脚不就吻了。”说着话还捧着任思齐的脸做示范,结果他刚凑到任思齐面前,整个人便顿住了,片刻猛地从他身边跳开。眉头皱的更紧了,很是嫌弃的问任思齐,“你吃什么了?嘴巴这么臭?”

    任思齐哪里还敢说话,黑着脸就往休息室走。

    格雾站在摄影机后面,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。

    见小辛一脸沮丧的走回座位休息,见格雾笑个不停,就用哀怨的小眼神望着她,直到把她看的笑不出为止。格雾塞嘴里一片绿箭才挪到见小辛身边坐下,假好心的问:“刚才怎么回事?你不是为了吻戏激动了一上午吗?临门一脚怎么又不踢了?”

    见小辛吸吸鼻子,委屈的道:“太幻灭了,我男神居然有口臭。”说完想到格雾与任思齐的关系,又有些同情的看着她,问:“你不觉得他口腔的味道很怪吗?”

    “怪吗?我觉得挺好的。”看着她同情的目光,格雾强忍着笑,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这傻姑娘的肩膀,莫名其妙的赞她,“小辛,你可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见小辛被她夸的一脸懵逼,格雾却又开始笑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