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我想和你在一起(3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九章我想和你在一起(3)

    回到房间,格雾立即查看自己的脚。手机砸的也是巧,正当当的落在她脚面的骨头上,当时就疼得她倒吸一口气,要不是因为见小辛出事分散了精力,搞不好她要一路跳着回来。现在无事了,脚面的疼痛感也袭来了。她脱了丝袜一看,脚面出了一片青紫外,还鼓起了好大一个筋包,砸的还真挺严重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砸这么严重,手机居然没坏,她也不知该喜该悲。

    格雾看着青紫的脚面,正琢磨要不要去前台问问有没有药膏或者喷剂的时候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她跳着脚到了门口开门,见是任思齐立即抿嘴笑了,满是戏谑的道:“正人君子这么晚敲单身女人的房门似乎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转身就要走,格雾且是拉住他衣袖,扯着人往屋里走,边走边说:“你对别人一定要正人君子到底,对我做个淫|贼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回任思齐也想问问她:美国人民就是这么教你说话的了。

    进了屋,格雾还一蹦一跳的去冰箱给他拿水,任思齐且是将她按坐在沙发上,“伤了就老实一会儿,从小到大你就没消停过。”他蹲下|身,看了看她的脚,皱着眉头从衣兜里掏出喷剂,对着伤处喷了喷,然后搓热了手给她揉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疼疼疼,你轻点……”格雾叫出声。“哎呦呦……别弄了,太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思齐根本不理会她的怪叫,揉的差不多了才松了手,进了卫生间洗完手就要走。格雾拦在门口,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回房,睡觉。”他抬手给她看手表,已经快四点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睡也一样。”格雾摇着他胳膊,“我不介意把床分你一半。”说着话,脑袋就要往他胸口扎。

    任思齐用手指杵着她额头把她推远,“我介意。”他另一手背在身后打开了房门,人站在门外才松了杵在他额头上的手指,顺手帮她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任……”格雾只来得及叫出他的姓,险些被房门拍到鼻子,气的她对着门板直跺脚。结果跺的正是伤了的哪只脚,疼的她又抱着脚“哎呦哎呦”的叫。

    (*^__^*)晋╰(*°▽°*)╯江╰(*°▽°*)╯文╰(*°▽°*)╯学╰(*°▽°*)╯城(*^__^*)

    格雾是睡到自然醒的,等她洗漱好出了房间,宾馆已经成了空楼。她问了前台才知道,整个剧组不到七点就开工了。那些工作人员就算是回到宾馆到头就睡,最多也就睡五个小时。任思齐四点才回房,至多才睡三个小时就起来,如此作息,正常人也容易情绪崩溃,更别说他还是个病人了。

    格雾赶到片场,任思齐果然一副萎靡状态,捧着咖啡猛灌提神。不用问她也能猜到他是吃了安眠药,却又没睡足时辰,强逼着自己工作。

    “格医生,您来了。”箫箫捧着咖啡跑了过来,热情的问她:“要不要咖啡?”

    “不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的,咖啡是导演请客的。”箫箫硬塞到她手里一杯,格雾盛情难却便接了过来,结果咖啡刚送到嘴边,就听箫箫说:“你屋昨天的动静可够大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箫箫冲她挤眉弄眼,“跟我就不用不好意思了,这个破宾馆的墙壁根本不隔音,所以你和任老板昨天做了什么我都听见了。”她暧昧的笑了笑,掩着嘴兴奋的与她道:“没想到我能亲耳见证了任老板不禁欲的一刻,我有掐表,足有三十分钟,任老板体力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格雾直接把嘴里的咖啡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我不是大嘴巴,不会乱说你与任老板的事。”箫箫立即澄清,却完全忽略自己的大嗓门。

    格雾一喷已经吸引了众人目光,她再一解释,剧组里的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导演就在任思齐身边,忍着笑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,“难道你没精打采的,搞了半天昨天收工又跑格医生房间加班加点了。”

    这回,任思齐嘴里的咖啡也喷了。

    他一身狼狈,先是狠狠瞪了一眼胡说八道的箫箫,继而黑着脸说导演:“拍你的戏吧。”

    导演与他合作许多年了,根本不惧他的黑脸,不满的哼了哼,“男主角都被你打跑了,我拍什么戏。再拍下去,没一个演员能连上戏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俩人都头疼的要命,当即便叫了几位主演和编剧一起开会。格雾见他们开会,刚要提出先回诊所,却被导演给拉住了,“格医生若是没事能否也参加一下我们的选角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说说有关心理病的事我还能参与参与,选角我可真不行。”格雾推辞。

    导演却是异常执着,“我觉得你可以从专业角度帮我提一些建议,来吧,就当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格雾硬着头皮进了办公室,见小辛刚化好妆,见她进来极其热情的招呼她坐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昨天还剑拔弩张的俩个人,今天竟是一副好姐妹的样子,又让众人诧异一阵。好在剧组里一向不缺八卦,众人也习惯了这些演职人员明面上姐姐妹妹,私下恨不得撕了对方的情况。只当她们也是这样,便也就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周舟。”制片人提议。

    任思齐捏捏鼻梁,“问过了,他经纪人说他的工作已经排到了明年四月,根本抽不出时间拍戏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一洋呢?”

    “价格太高,请了他,咱们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鹿寒峯的价格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价格的确可以,可是鹿寒峯与任老板有过节。”这过节不用说也知道,肯定是大打出手过。

    讨论陷入僵局,人人都愁的直皱眉。见小辛咬着吸管开口,“要不直接用小白演程枫澜,我们再找一个三四线男星演程昱就可以了。一线的不好找,三四线的总不难吧,实在找不到就启用新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枫澜是这部戏的男主角的名字,见小辛推荐的小白就是昨天与她搭戏的男演员白亮。听见见小辛的提议,白亮眼睛一亮,满是期待的看向导演和任思齐。

    白亮是童星出身,演技自然没话说,只是刚读完书复出,人气稍稍差了一点。不过翻出他小时候的那些经典戏当噱头宣传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白亮见他们二人没有立即反对,便知道这事有谱,立即开口表态:“我看剧本的时候,就对程枫澜这个角色很有好感,我真的很有信心能演好,希望导演和任老板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还有些犹豫,导演开了口:“小白进组试戏就试的程枫澜的戏,我觉得他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之前拍的镜头呢?难道全部重拍?”

    “小白进组晚,他的戏拍的并不多,所以损失不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就是各项因素都克服了,任思齐也没有反对的理由,索性就地拍板定了。白亮兴奋地起身就给俩人鞠了一躬,一屋子都被这大男孩逗笑了,却实在喜欢这样务实的孩子,纷纷对他表示祝贺。

    定了男主角后,又有了新的难题。白亮人气差了一些,为了保证票房,男二号就要选一个人气好一些或者有爆点的,这下众人又犯难了。

    讨论来讨论去,迟迟定不下。

    格雾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些男明星到底是谁,索性拿了见小辛的剧本读了起来,这一看还真入了迷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算是一部悬疑探案剧。

    男主角是刑侦队队长,在一次办案中发现罪犯极有可能是一名患有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,他为了追查真凶,险些连累女主角被强|暴。好男二号及时出现将女主角救下,男二也因此结识了男主角。俩人深入结交后,男主角发现男二号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,他甚至怀疑男二号就是那个罪犯。而此时,女主角已经对男二号产生了感情,男二号却因为自己的病一再拒绝,不惜将她推到男主角的身边。可是,结局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女主角发现有病的不仅是男二号一个人,男主角也患有严重的精神类疾病,更令人意外的是那一场凶杀案就是男主角自己所为。

    格雾粗略的读完剧本,只觉得男二号身上处处都透着任思齐的影子,她甚至想如果任思齐去演这个角色,会不会对他的治疗起到积极的作用呢?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而讨论正陷入僵局,因此格雾的声音格外的引人注意,她说:“让任思齐演男二号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句话好似点了所有人的穴道,大家都定了好一会儿,不言不语也不动。

    格雾有些尴尬,“我只是提一个建议,你们可以忽略的。”

    导演猛地一拍桌,突然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呢!你以前也演过戏,虽说演技差强人意,但也算过得去。最近狗仔盯你盯的紧,热度也够,爆点也够。再加上你本身就有情绪病,本色出演就好,没人比你更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导演这么一说,众人纷纷赞同,这次竟是全程无视任思齐的黑脸,全票通过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。”导演拍板,挥手就散了会。

    其他人恐其被任老板抓住,均跟着导演鱼贯而出。屋里就剩下了格雾与任思齐,任思齐拧着眉头看她,十分不解她为何突然提出由他来演男二号的提议。

    格雾坐到他对面才开口,“你不觉得这个人物很像你吗?因为有病,便急于将爱人推开,险些将她推进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格雾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”她打断他,接着道:“我想你试一试,我想你能直面你的病,而不是一再逃避。

    你不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吗?在戏里,直视它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