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我想和你在一起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九章我想和你在一起(1)

    格雾掏出手机,才发现上面居然有一条信息未读。信息的内容是一个地址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她不解的看向李智,李智偏头与她低声道:“你小哥哥亲自监制的新戏拍摄地,剧本内容牵涉许多心理疾病的专业知识,我已经与编剧打过招呼了,说给她介绍一位专业人士。”说罢,拍了拍格雾的肩膀,“师兄就能帮到你这里了,后面的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。希望我能早点喝到你们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格雾喜笑颜开,当即就倒了大半杯的红酒敬他,大方许诺,“不收你礼金。”

    俩人正说笑着,任思齐偏过头问:“什么礼金?”

    格雾先对李智眨了眨眼,然后笑着答道:“我说我结婚的时候不收李师兄的礼金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桌上都好奇的看向她,就等她的解释,可是格雾只抿着嘴笑,说什么都不开口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任思齐在片场看到格雾的时候,瞬间便想到不收礼金的事,心里狠狠的将李智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因为他之前打了枔易,虽然打人事件私了了,可枔易白挨了打,心里怎么会平衡,自那天之后便因病罢演了。少了男主角,演员们根本连不上戏。任思齐一时间又找不出一个这种气质的男明星来救场,开工就是钱,戏又拍出来,导演骂天骂地骂演员骂编剧,投资商也催个不停,片场真真的是乱成一锅粥,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问题等他解决,他实在没精力应付格雾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我们都回家再说,不要打扰我的工作。”任思齐叹口气,冲身后挥了挥手,“你也看到了,我这里要忙疯了,我真的没时间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格雾点点头,可是人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任思齐要抓狂了,“格格巫,我会认真考虑我们的关系,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,ok?”

    格雾又点点头,人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任思齐没办法了,心头满满的暴躁之感,却又不能对着她发。正巧编剧跑了过来,“任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过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任思齐正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瞬时火了,转头冲着编剧狂喷:“我都说了有什么事过会儿再说了,没看见我在与人说话吗?”

    编剧被他吼得一缩脖子,看看格雾,再看看暴躁的任思齐,抿抿嘴还是鼓起勇气小声道:“那个任老板……我是来接格医生的,要是你们有事你们先聊。等你们聊完,我再来找格医生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瞪目:“……”

    格雾笑起来,终于开了口,“箫编剧约了我做采访,我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唇角抽动一下,尴尬的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傻兮兮的样子,格雾毫不给面子的笑出声,箫编剧也想笑,只是忌于任思齐平日的威信,只能使劲憋着,不过双肩却是控制不住的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(*^__^*)晋╰(*°▽°*)╯江╰(*°▽°*)╯文╰(*°▽°*)╯学╰(*°▽°*)╯城(*^__^*)

    格雾进了临时搭建的办公室里,还在忍不住呵呵发笑。箫编剧进了屋也不忍着了,跟着她笑了一通才很是八卦的问:“格医生,你和我们任老板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看八卦杂志吗?”格雾反问,掏出手机就把前天被偷拍到的,任思齐扛着她的照片找了出来给她看,“你说我们熟不熟?”

    箫编剧惊讶的眼睛都瞪圆了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。

    格雾看着她这表情,很是奇怪,正要问她怎么这幅表情,导演就带着人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箫箫,过来给小辛讲一下剧本。”导演说完,便直接坐到了沙发上。与她一同进来的见小辛坐在了导演身边,见小辛长着一张娃娃脸,不过身材却是凹凸有致,标准的童颜□□。她坐定后抬头扫了一眼格雾,然后低头看剧本,大概几秒钟,又抬起头,拧着眉打量格雾,似乎认出她一般。

    格雾不是圈里人,自然没有什么让人认出来的资本,她便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箫编剧应了一声后便与她说:“格医生,你先坐一下,我与导演和小辛对对剧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你们忙。”格雾找了把椅子坐下,箫编剧也坐到沙发上,三人围着剧本讨论。听到“暴露癖”这个词频繁出现的时候,格雾才竖起耳朵听这三个人讨论的剧情。

    这段剧情并不复杂,女主角加班后回家,为了节省时间就走了小路,结果遇见了暴露狂。暴露狂先是暴露身体吓唬女主角,见女主角颜色可人,便动了邪念,意图□□。女主角拼命反抗,就在暴露狂即将得逞之时,男配角出现,为了救女主角险些失控将暴露狂打死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格雾忍不住开口打断三人的讨论,“暴露狂是指喜欢在公众或者深夜某孤身男女面前,突然窜出显露自己□□官的患者。医学上称之为‘露阴癖’,其突出表现就是以在异性面前暴露□□为乐。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受害者感到惊吓,而他们能从受害者的惊吓中获得快感。真正的暴露狂,追求的只是受害人受到惊吓的快感,而并非是要对受害人进行性侵。你这段剧情,如果要突出女主角要受到侵害的话,专业建议不用暴露狂这类病患,改成流氓或者醉汉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剧情安排是要意图侵犯女主角的人与男配角都有心理疾病。”箫箫纠结的咬着笔头。

    格雾拧眉想了想才说:“那你可以用‘恋物癖’来替换‘暴露狂’,例如女主角穿了某种特殊花纹或者颜色的丝袜,又或者女主角的某个部位特别好看,吸引到恋物癖的注意力,尾随她走到小路,对其进行侵犯。”

    “破洞的丝袜怎么样?女主角加班的时候勾坏了丝袜,因为忙着工作无暇换新的丝袜,便穿着破洞的丝袜回家,遇见了恋物癖的患者,引起他的注意。”箫箫说完,眼睛便亮了起来,打开电脑便一头扎进了剧本修改中。

    她修改的很快,改好后立即与导演讨论了新剧情,俩人又说几幕场景的修改,便出了新剧本。箫箫推了推发愣的见小辛,“小辛,你先看看,没问题的话我们就按照这本拍。”

    见小辛恍然,“啊?啊,没问题,我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先看看台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见小辛抓着新打印出来的剧本回了自己的休息室背台词,临出门还又看了一眼格雾。

    格雾垂眼暗笑,这位的心思还真是都写在了脸上,又一想任思齐真是在哪里都招人喜欢,那点暗笑也就笑不出来了。她心里正打着小九九,导演主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这部戏的导演。”

    “导演您好,叫我格雾就好。”她掏了名片递过去,导演刚刚听她说那一段关于暴露癖的常识,已经有所察觉,再一看她的诊所名称,心下瞬间明了了。抬头看着她问:“你是任老板的心理医生?”

    格雾点头,解释道:“李智说你们这部戏有很多关于心理疾病的内容,可能会需要一位心理医生帮忙解答一些问题,我便来了。”

    导演立即打起了精神,连连说“太好了太好了”,又说:“我们这部戏现在是有缺人又缺钱,正需要您这种免费的专业人士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格雾哭笑不得,这一剧组的人都是这么直接的吗?

    导演大手一挥,“格医生,下一场我们就拍刚刚说的那场戏,不如你也去现场看一下,顺便给我们指导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指导我可不敢当,我就是跟着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,走走走,咱们一起去现场。”说完,领着她就去了现场。不过一到现场,格雾的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任思齐坐在椅子上假寐,说是去看剧本的见小辛竟然蹲在他身边帮他举着电风扇吹风,体贴的丝毫不顾忌被人看见。

    不等导演叫人,格雾已经两步并一步的直冲到任思齐椅子前,一脚就踢在他椅子腿上,险些连人带椅子一起踢翻。

    见小辛瞬间急了,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格雾理都不理她,只看着惊醒后一脸懵逼的任思齐,满是嘲讽道:“你这日子过的挺逍遥,睡觉还有女主角给举电风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电风扇?”任思齐真的是累极了才会倒在椅子上眯一小会儿,哪里能知道这一小会儿就让某人彻底打翻了醋坛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