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我等这一刻好久了(3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八章我等这一刻好久了(3)

    格雾等这一刻整整等了七年。

    七年,两千五百五十五天,六万一千三百二十小时,三百六十七万九千二百分钟,两亿两千零七十五万两千秒,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在后悔着,如果在任思齐发病的初期,她予以重视,那么后面的悲剧和分离,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了呢!

    而这每一分每一秒她也都在期待着,期待自己不再是那个看见他疯狂就变得无措的格雾,而是一个真正可以拯救他的格格巫。

    今天,她做到了。面对失控的他,她不在慌乱无措,她知道她应该如何控制场面,如何安抚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进了家门,两个人都冷静了许多,格雾洗好脸出来,任思齐正捧着热水坐在沙发上发呆。她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,与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

    说是谈一谈,大多都是格雾在说,任思齐默默听着。她说了格父带她去精神病院的事,又说了回国后格父的态度。她说了这七年她所有的努力,又说刚刚那一刻对于她的意义。最后,格雾问他,“你真不打算要我了吗?”她凝视着他,像一只求抚摸的小宠物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任思齐看了她许久,拒绝的话怎么说不出口,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关门声,格雾的肩膀轻微的抖动一下,然后抱起沙发垫捂在脸上,让人分辨不清她这是在哭还是在笑。

    任思齐自回房后便没再出来,格雾彻夜未眠,她忐忑的想知道任思齐的答案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等她顶着两个熊猫眼走出卧室才知道——任思齐逃跑了。只留下“紧急出差”四个字,家门钥匙都没留,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格雾握着便条纸傻了眼,这是用力过猛把人逼走了?她懊恼的直揪头发,揪完了,又不甘心的给任思齐打电话。打了几遍都是无人接通,格雾恨的直接把手机丢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跑了我就没办法了?我、我……”她抓狂的转着圈,眼睛扫了两圈房子,突然灵光一闪,兴奋的险些蹦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此时不找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让我上楼吗?我还就上了,你能把我怎么的?”格雾自言自语完,两步并一步的就爬上了楼。她先去影音室翻了翻,除了一些经典的碟片其他别无所获;琴房更是空旷,只有乐器和琴谱;工作室倒是多了许多书籍和文件,除了书柜下面放着的一个打不开的保险柜外,其他的全是有关公司的东西,与她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难道这几年,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她?想到此,格雾心里空落落的,却又不甘心,飞快的跑下楼,直奔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这一回,她也不在乎被他发现她翻东西了,毫无章法的把他的衣服乱丢,每个衣兜都掏出来看有没有藏了什么有关于她的东西,可惜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格雾急的快掉眼泪了,她最怕的就是任思齐的生活里真的把格雾这个人擦的干净了。“我不信,我不信。”她叫嚷着,直接掀了他的床。枕头翻到地上,随着枕头的落地,一张女孩侧影的照片也随之落地。

    格雾几乎是扑向了那张照片,看到照片上熟悉的人,破涕为笑,吸着鼻子道:“小样的,看你这回还有什么可说的。”说完,捧着照片傻乎乎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(*^__^*)晋╰(*°▽°*)╯江╰(*°▽°*)╯文╰(*°▽°*)╯学╰(*°▽°*)╯城(*^__^*)

    李智是来取车的,结果车没取到,又被当成了临时司机。

    “我说任大老板,什么时候连艺人拍封面也得你亲自到场了?你不会是看上那个见小辛了吧?”李智来了精神头,“不过,见小辛看上你了这事倒是真的。就那天你突然跑了,她一个劲的打听你的事,瞎子都能看出她的企图。”

    任思齐缩了缩脖子,歪着头假寐,根本不搭理李智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李智兴致不减,接着说:“这个见小辛,还真有几分本事。最近的几本封面都是她自己的资源,大家都传她背后有个干爹。不过,我看不像。这丫头瞧着还挺单纯的,上次拍照的时候摄影师吃她豆腐,她就直接嚷嚷出来了,一点心眼都没有。那个摄影师也是个损人,把她拍的那叫一个胖,那期照片一出来,她被骂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“照片”二字,任思齐突然绷紧了身体。“掉头,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智被他吼得一愣,猛踩刹车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任思齐懊恼的拍着脑门,也不说原因,只一个劲的催他快点开。

    只是车程再快,赶回去的时候,格雾也已经把他家翻个底朝天了。

    见任思齐开门回来,格雾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不急不缓的问:“不是紧急出差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任思齐直奔卧室,看见凌乱不堪的室内,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格雾倒是不怕,捏着照片一晃,“你找这个吗?”她笑的格外满足,“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张照片,什么时候照的?照片的边角都皱着,你是不是经常拿着我的照片睹物思人呀?”

    任思齐站在门口一动不动,格雾只当他默认了,神情更加得意。可是这分得意也只维持一小会儿的时间,任思齐抬步上楼,格雾立即跟上。

    他直接进了工作室,走到保险柜前,按下密码就打开了柜门,不等格雾再次开口,一叠照片已经甩到了她面前。“一张照片就睹物思人的话,那我要思的人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任思齐。”格雾瞪圆了眼怒叫,看着他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气不打一出来,索性把手里的照片砸到他脸上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听见“砰”一声的关门声,任思齐疲惫的坐到椅子上,看见落在桌上的那张老照片,忍不住伸手捏了起来。看着照片上女孩子认真看书的侧颜,他的神情一点点的变得柔软。

    拇指习惯性的在照片一角轻轻的摩挲,好似摸着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是行知止邮寄给他的,那是他回国的第二年,突然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快递,打开便是这张照片。他几次想要丢掉,可是每一次都舍不得的又赛回枕头下面。

    无数个不眠夜,他都是对着这张照片到天亮的。

    深夜,他经常对着照片问:“格格巫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格格巫,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格格巫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
    问完之后,看着窗外的月亮,心里空荡荡的,便更加睡不着了。她就像是毒品,想把她戒掉,太难。后来,他需要靠大量的安眠药才能入睡,没有安眠药他便只能整夜整夜的睁着眼,满脑子都是格雾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她,上学时候的她,长大后的她。踮起脚尖捂住他耳朵的她,说会好好学习以后给他一个家的她,还有那个让他一次性补给的她……可惜,他这辈子都会欠她一个“补给”。

    任思齐埋下头,颓败的趴在桌面,明明知道该远离,可是却抗拒不了的想要靠近。

    他,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?

    (*^__^*)晋╰(*°▽°*)╯江╰(*°▽°*)╯文╰(*°▽°*)╯学╰(*°▽°*)╯城(*^__^*)

    与其同时,格雾也在问自己。“我到底要怎么做,才能把你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是气昏头了才一时冲动跑了出来,枕头下面的照片和保险柜的照片如何能比,况且那些照片一看就是公司给艺人拍的硬照,不可能是任思齐的“思人”。

    只是一次次的被拒绝,她也会气馁。

    格雾猛地灌了一杯酒,捂着脸呜呜咽咽的哼唧。

    秦翡看着她这个怂样,拍着她肩膀劝道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吊死在那颗狗尾巴草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稀罕这颗狗尾巴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犯贱吗?”秦翡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格雾一哼,“咱俩也就是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半斤八两,姐姐我的生活可不是只有一个男人。”秦翡说着,一转身,摇晃着酒杯对着舞池里一顿放电。不用一分钟,搭讪的就主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美女,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?”一个肌肉男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秦翡欣然答应,贴着肌肉男坐下,酒保递过来酒杯之时她还不忘挑衅的看了一眼格雾。那意思便是:我勾勾手指就有男人上门,你行吗?

    格雾自然不行。她翻个白眼,敲了敲吧台,对酒保说:“再给我一杯。”没人给买酒,只能自己买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